舍高薪弃名校 香港夫妇带两个儿子全世界流浪

2020-03-12 07:20

去泰国曼谷学习泰式按摩和瑜伽,到成都体验太极的柔中带刚,前往日本冲绳探索长寿秘诀,而在中国台湾则找个海滩盖所房子,建个养老院面朝大海……

这些许多年轻人的梦想,如果换成一对夫妻外加两个小孩,就显得有些特别了。

日前,一对中国香港夫妇放弃让孩子就读名校的机会,辞去银行与名校老师的职务,带着两个儿子“流浪”各国。期间,他们让孩子自主选择学校,决定“流浪”路线;经常帮孩子请假逃学,请假的理由就是——去玩。

如今,他们“流浪”到成都,成都商报记者独家专访其育儿经验和教育理念。

黑框眼镜、棉质T恤、休闲短裤,香港男子岑皓轩显得大方、简洁,“2013年,由于项目需要,我到成都考察。在天府广场,我做了一个重要决定——带着全家去‘流浪’”这个在多数家庭不可能实现的愿望,已被岑皓轩一家用行动在实现。

“我更喜欢用流浪一词来定义这场旅行。”岑皓轩用手推了推眼镜,发出爽朗的笑声,用4年的时间,去泰国学习泰式按摩和瑜伽,到成都体验太极的柔中带刚,前往日本冲绳探索长寿秘诀,抵达中国台湾找个海滩盖所房子,建个养老院面朝大海。“也许会待很久,也许还有下一站,谁知道呢,走着看吧!”

谈及“流浪”的原因,岑皓轩喝了一口咖啡,和太太相视一笑,“为了开心。”2013年6月的一个傍晚,岑皓轩来到天府广场,看到很多父母带着孩子在玩“竹蜻蜓”,“成都的生活节奏很慢,又轻松,不像香港那么忙碌,忙到大人没有时间陪孩子玩耍。那天晚上,我看到每个父母脸上都挂着笑容,觉得他们好幸福。”

回家后,岑皓轩向妻子建议,“不如我们辞职带着儿子去‘流浪’,去不同的国家各待一年,学习新技能,感受那里的人文和生活方式。”没等他过多解释,妻子举双手赞成,“很默契,我们都已经厌倦了香港忙碌的生活模式,是时候换种方式活了。”

短发、微笑、身上散发着香薰的味道,香港女子马漪楠是岑皓轩的妻子,曾经她有一份令人羡慕的职业,“我是一名英语老师,任职于香港一所名校,有14年教学经验。”

马漪楠轻描淡写地说,“如果我不辞职,两个儿子可以顺利就读我所任教的名校。从3岁到18岁,他们可以轻松直升,不用考虑一般家庭所担忧的升小、升中排位。”然而现在,“一切与我毫无关系了。”她微笑着握住丈夫的手,从容又淡定,“对很多香港人而言,我过着最理想的中产生活。但是,那样我并不快乐。”

对于快乐的定义,马漪楠有自己的见解,“过别人以为快乐的生活,不如过自己想要的生活。”和内地父母一样,香港的父母也有很多安排,“孩子有念不完的书,上不完的培训班,满到安排不下的技能提升……其实孩子并非真的快乐。”

“我对我的孩子没有学历期望,学历没有个人魅力和经历重要。”马漪楠说,“现在社会对孩子的要求,成绩占80%,其他才能占20%。不出20年,我们相信会颠倒过来,成绩只占20%,其他才能占80%”。

●没有计划 没有为孩子做教育计划,没有要求孩子此行一定要学会什么,记住什么。我们只关心孩子的快乐,只要他经历了、体会了,这就足够

●学会选择 逃课去泰国南部参加朋友的婚礼,是想告诉孩子,在成长的道路上有很多选择,要学会分辨轻重。因为参加婚礼的体验,值得牺牲5天的在校时间

●有权参与 旅居的目的地是全家人决定的,儿子们会用地图找想去的地方。如找房子、找学校等,他们一起参与。一家人在异地生活,大家都有权选择生活方式

岑皓轩曾经在香港一家银行工作,被称为“超级金领”。早在2013年,岑皓轩夫妇就实现了财务自由。他们不用朝九晚五地工作,每个月会有一笔固定收入,例如租金或股息等,足够支付他们日常开销。

2014年8月,夫妻俩带着4岁的大儿子和3岁的小儿子,不顾家人的反对,开始“流浪”之旅,第一站曼谷。“我们没有为孩子做教育计划,没有要求孩子此行一定要学会什么。我们只关心孩子的快乐,只要他经历了、体会了就足够。”岑皓轩说。

2014年8月到2015年8月,岑皓轩一家在曼谷度过,“刚到泰国,语言不通,遇到不少困难。我曾拿着一张满是泰文的纸,又查字典又上网搜索,研究了两天。结果邻居说,这只是一张广告宣传单。”坐错车更是家常便饭,“于是,我请了泰语老师,还把两个孩子送到当地国际学校学习”。

让孩子上学的目的是掌握多门语言吗?岑皓轩耸了耸肩膀说:“NO,送他们去学校,其实是为了腾出更多时间来过二人世界。他们在校的成绩单,我们一点都不在乎,只要他们开心就好。”

马漪楠是英语老师,但大儿子却连26个字母都认不全,“泰国的学校每到周四就要默书,当时5岁的大儿子连续4个月拿零分,因为他只能默写到字母C。”夫妻俩哈哈大笑。拿了4个月零分,有一天,大儿子突然主动找妈妈,“他想学英文字母,仅用了60天便连续拿满分。”这更让夫妻俩坚信,“自主学习,比被强迫学习更有效。”

他们还经常帮孩子请假逃学,短则5天,长则两个星期,请假的理由是——去玩,“每次我们都在假条上写这两个字。”

“逃课去泰国南部参加朋友的婚礼,是想告诉孩子,在成长的道路上有很多选择,要学会分辨轻重。因为参加婚礼的体验,值得牺牲5天的在校时间。”岑皓轩相信,重要的体验和经历是书本上学不到的。

2015年8月到2016年8月,岑皓轩一家选择在成都生活,“‘流浪’之旅萌生于成都,爱这里的天气、风景、轻松和幸福的氛围,还听说这里有很好的太极老师。”到了成都后,孩子逃课的时间更久,“逃课两个星期,我们先后去了西安、牛背山、青神县等,是想告诉孩子,别忘了自己是中国人。”

岑皓轩说,旅居的目的地是全家人决定的,“儿子们会用地图找想去的地方。前期工作,例如找房子、找学校等,我们都会让他们一起参与。”岑皓轩认为,自理能力重要,但让孩子提升自主能力才是更重要的,“一家人在异地生活,大家都有权选择生活方式。下一站我们去冲绳,孩子即将就读的学校,就是他们自己选择的,是一间有很大儿童游乐场的学校。”

3个月后,岑皓轩一家四口将结束一年的成都生活,前往日本冲绳,踏上新的“流浪”之旅,继续他们独特又丰盈的生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