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光兴谈

2020-03-03 11:31

人物简介 郑光兴,鹿城区人。在温州当过9年工人。1983年,考入武汉大学哲学系。1987年大学毕业分配到经济日报社工作,先后任记者、编辑、经济日报社事业发展局副局长、经济日报报业集团经管会副总经理、中国建材工业出版社社长、《中国书画》杂志社社长、经济日报社副秘书长、香港经济导报社总编辑等职。

香港经济导报原总编辑、经济学博士郑光兴近日回到家乡温州,做客温州晚报《时尚会客厅》。郑光兴在时尚之都香港工作了5年,经常作为嘉宾等出席亚洲品牌盛典等活动,被各种时尚文化浸润5年。他穿着时尚,风度儒雅,说起家乡的时尚之都建设抑不住激情——

记者:郑总,好久不见。记得上次见面还是两年前您来温报集团讲课时,您是香港经济导报总编辑。在我们印象中,您一直关注、支持温州经济和企业的发展,对温州经济有较深的了解。您对温州提出“发展时尚产业、打造时尚之都”的发展目标有什么看法?

郑光兴:温州提出“发展时尚产业、打造时尚之都”的发展目标,无疑是具有战略前瞻性的构想。也可以说是总结了过去三十年温州发展的经验和教训,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展望未来三十年,创造性地提出了契合温州实际的发展战略。

我理解的时尚产业至少应当包含三个字:“轻、新、软”。一是“轻”。重的肯定不是时尚产业。飞机、起重机、拖拉机不是,机械化工、生物制药、新能源、新材料估计也不是。时尚产业“轻”的内涵是:耗能要低,用材要少。简单说,造机床不是时尚产业,做手表就有了时尚味。二是“新”。时尚——Fashion,“新”是必须的。新设计、新款式、新流行、新模式,“新”是时尚的本质特征。三是“软”。什么是软?“软”即创意、设计、服务乃至流通展示。

对于时尚产业,创意、设计、服务是首位。而生产、技术、材料、能源等硬件,则在其次甚至不重要。用一句流行的话说是智造不是制造。那么,根据上述时尚产业的特征,温州是否具备发展时尚产业、打造时尚之都的有利条件呢?

众所周知,温州的先天禀赋是土地稀缺、资源贫乏、高精尖制造技术力量薄弱。而且这几年企业的社会成本日益抬高,传统加工制造业几无利润。所以,在温州这样的城市,未来如果继续搞低附加值的传统加工制造业,日子只会越来越难过。值得重视的是,温州和温州人又具备其他城市难以企及的独特优势:充足的民间资金、传统的商业文化、对时尚的敏感和超强的模仿创新能力等等。

所以,以开拓时尚消费、做强时尚智造为驱动力,构筑国际时尚消费名城、时尚精品制造名城、时尚产业策划基地、时尚要素配置基地,逐步把温州打造成为品牌荟萃、智造发达、消费集聚、服务完善的新兴时尚之都,不但符合温州的实际特点,而且是温州产业转型升级的不二选择。

郑光兴:时尚有标杆,巴黎、纽约、东京、香港都是著名的时尚之都。创时尚之都没有统一模式。在不同的时期、不同的地域,都只能根据本地区的特点,走契合自己实际的时尚产业之路。几年前我曾经与媒体谈过:温州发展需要“三优战略”,即“优美环境、优秀人才、优质产品”。发展时尚产业,打造时尚之都,我认为“三优战略”不但依然适用,而且是温州发展时尚产业的基础和前提。

一是优美环境。温州人杰地灵天生丽质,拥有雁荡山、楠溪江等得天独厚的自然旅游资源。瓯江两岸青山如黛,一泓江水缓缓东流,非常优美,稍加打扮便是风情万钟。并且,温州还拥有丰厚的历史文化遗产。现在大家都知道绍兴的兰亭,但温州的墨池有多少人知道呢?前两天我去鹿城飞鹏巷看了马孟容、马公愚书画作品展,非常棒。这两位在20世纪中国书画界可是有影响的大人物。

而时尚恰恰与文化密不可分,真正的时尚必须依托丰厚的文化底蕴,没有文化底蕴的时尚不是时尚,那是时髦。有自然资源,又有历史文化底蕴,是发展旅游的基础。旅游业做好了,来的人多了,才谈得上发展时尚产业、时尚之都。此外,优美的环境不仅可以发展旅游产业,还可以发展高档的休闲、养生、养老、保健医疗等服务业。

二是优秀人才。时尚产业是创意产业、服务产业,设计、创意、管理、服务等都是脑力产业。所以,人才不可或缺。过去三十年,温州经济突飞猛进,但文化和教育却相对落后了。有人把温州人比作中国的犹太人,头发是空心的。实际上温州与犹太人相比绝不是一个等量级别的。1200万人的犹太民族,不仅在世界科技、工业、商业、金融上创造了无与伦比的辉煌,而且在哲学、宗教、文学、绘画、音乐等领域也是巨星荟萃。

人才问题一要引进,二要培育。温州应该充分利用丰厚的民间资金,大力发展民办私立教育,成为全国教育改革的试验田和大学城。

前一个三十年温州曾经是中国市场经济改革的先锋,下一个三十年,改革,依然是发展的主旋律。 温州应当争取成为国家教育改革、医疗改革、养老改革的试验田,树立大时尚产业的理念,充分利用民间资金,将大力发展金融、教育、医疗、保健、养生、养老等服务业纳入时尚产业。时尚产业不仅仅限于名牌和奢侈品。

三是优质产品。 温州人多地少资源匮乏。温州应该向瑞士学习,生产低能耗、低污染的优质产品。要逐步打造全国性的研发中心、设计中心、品牌创意中心。研发、创意的核心在人才。吸引人才一靠待遇,二靠政策,但还要有一流的事业发展的平台和机制。

记者:您是经济学博士,又在香港工作了5年,请说说香港时尚之都之路是怎么走的?有哪些值得温州借鉴?

郑光兴:香港成为时尚之都从历史上看主要是区位优势,背靠内地,面向东南亚。回归之前是内地对海外的转口贸易中心。从现实条件看主要是较低的税率和健全的法制。香港公司没有营业税,所得税也只有15%,个税最高为17%。低税率和健全的法制吸引和保障了大量自由资金的流入流出,催生了发达的金融业。通常来说国际上著名的时尚之都香港、伦敦、纽约、东京等都是金融中心,而且是先“金融”后“时尚”。

温州能否发展成为时尚之都,大力推动促进金融业发展至关重要。这点温州有自己独特的优势,全国各地温州商人手里有充裕的民间资本。关键是看“金改”的政策。前年我曾说过,只要争取到一个“人民币离岸试点”,全国的资金就会源源不断流向温州。所以,发展时尚产业,打造时尚之都,首先是要解决拿什么吸引民间资金回归,比如加快推进金改及私立教育、私立医院建设等。

温州的时尚产业发展应当是大时尚而不是小时尚,发展的路径应当是自然、生态、文化的保护与建设并重;金融、教育、医疗、养生等服务业和时尚品智造、消费并举。资本是优势,人才是核心,理念是先导,改革和制度创新是根本动力。

我期待并祝福家乡的时尚之都建设: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