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过社会招考、选拔和选举

2020-02-18 02:06

既要替员工说话,又要在老板手里拿工资。长久以来,“双重身份”的尴尬一直是困扰基层工会工作人员履职的瓶颈,也是外界质疑工会角色错位的根源。

两年前,深圳工会在全市尝试“职业化工会干部”改革,通过社会招考、选拔和选举,由工会出钱,为工厂集中的工业(园)区和社区配备287名工会干部,以求自身改革。

这些人多以“社区工联会专职副主席”身份出现,奔波于一线。据不完全统计,至今已指导辖区企业签订集体合同1552份,参与处理劳资纠纷14134件,并将不够条件成立基层工会的小微企业、门店商铺员工组织起来,覆盖百万工人。

尽管维权成效初显,但在本月上旬记者跟访工会基层组建调研中却发现,“困惑”二字始终萦绕在他们心头:一方面,新旧两代农民工的更替和城市产业结构转型所带来的变化,让他们面临更复杂的劳资关系;另一方面,在社区中的边缘地位,外界认知度不高、待遇低、发展空间不足等又让其陷入另一种身份迷失,有人甚至因此沦为“杂工”,近一成人最终选择离去。